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明天去赤滩

    “明天去赤滩!”夜晚,我边默默念叨,边默默祈祷能为父亲圆梦,同时想象着去赤滩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景……
    赤滩,是一个古镇,曾是安徽宣城泾县重要的物资集散地,位于青弋江畔,泾县山清水秀,盛产竹木,赤滩的竹器名闻遐迩。父亲临终前一直说赤滩,到赤滩去是为了却父亲的一个心愿。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因粮食饥荒,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买不到几斤米,只好离职,从东北来到皖南一个名叫新祠堂的小村庄务农。这个小村庄土地肥沃,河沟环绕,旱涝保收。父亲到这个村时,先借了一间土基屋临时居住。白手起家,家中黄篾筷子都没一根,生产生活用品得一样一样添置。
    晒箕是农家必不可少的大件之一,它不仅可晒种粮、菜籽,还可晒衣被等。为买晒箕,父亲选了一个大晴天,起了个大早,和村上另外两个人一道前往赤滩。村子距赤滩40多里路,往返要六七个小时。当时是阳春三月,田野、河滩边满是盛开的油菜花,一望无际。父亲性子急,走起路来一阵风,同伴只好跟着。他们行走在花海中,却只想早点回家,赶到生产队挣点工分。工分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呀!
    父亲说他们到赤滩时,正是吃早饭的时候,尽管一两毛钱可吃顿早点,他们仍背着点心袋,袋里装着不花钱的锅巴,边嚼边捧着赤滩河水吞咽充饥。
    赤滩虽是个露水街,他们来到了专门制作晒箕的竹器店。当时店内只有两张晒箕,只能卖两个人。父亲当即作出让步,表示自己不买。店家满脸愧疚,直敬烟倒茶。父亲连声说没关系,以宽慰店家和同伴。准备回家时,店家见父亲两手空空,突然急中生智,想起自家一张旧晒箕,父亲连声说好。期间,父亲和店家拉起了家常,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准备建房子的事。
    临别时,店家真诚地说:“我们兄弟俩都会点木匠活儿,你哪天建屋的话,带个信来,让我们去帮个忙、献个丑、混两餐饭吃。”父亲直点头,嘴里“好!好!”地应诺着。这次买卖,父亲和店家都认为对方是够交之人,并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当年冬季农闲时,父亲建了三间茅屋。之后,他又去了一趟赤滩古镇,为家中添置一些竹器制品。父亲抽空到汪家兄弟店时,店家得知父亲房子建好了后,将父亲好一阵埋怨。父亲像做错了事似的,默默地听他俩责怪,满脸通红,发烧滚烫……
    古镇河水清澈见底,沙滩赭黄,为什么要叫赤滩呢?为了转移话题,父亲趁机请教,知道了古镇名的来历后,心中又多装了一个神话故事。后来,村子附近有了竹匠,父亲就再也没去过赤滩买竹器了……
    父亲十分爱惜这张晒箕,把它竖靠在堂屋的侧墙上,用两块厚重的石头支着它的脚,平时经常用抹布揩擦。每年请竹匠到家时,第一件事就是请竹匠检查修补晒箕,好让它更经久耐用些。晒箕经烈日晒烤慢慢变老、变脆,唯独横杆抓手处由于浸染的缘故,日渐红润,似乎向人们证明它还可以超期服役。
    父亲一生经历的事情无数,为什么临终前突然对我详细地说这件令他没齿难忘的事呢? 我决定去寻找答案,天已微亮,一夜未眠的我提起早已准备好的行李,踏上了去赤滩古镇的路……
文章作者:刘炎城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