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挂牌上岗记

    挂牌上岗不是坏事,可挂别人家的牌子就不好了。可惜,为写《中国河湖大典》,我曾经挂了人家的牌子,两次,还是“大牌”。
    2006年10月12日,我与市水利局前防办主任、编撰大典的联络员谢老先生,一起到了进某县水利局。在局长办公室,谢老介绍说:“这是市水文局的李局长”。谢老知道我不自在,悄悄地跟我小声说:“在地方上办事,就得这样”。
    局长操起电话,打到湖泊管理局:“是这样的,省水文局李局长、市水利局谢主任,要到你们局了解情况,你们赶紧做好准备”。天哪!不过几分钟,我就从市局局长,升到省局局长了!
    考虑到要把事情办好,我也就没有作声。在局长亲自陪同,若干人随同下,我和谢老分乘两个小车出发。湖泊管理局长及在家的局领导,在大门口欢迎“省水文局局长”一行。一时间,大院里宾主合起来有20多人,按照心目中省水文局局长的样子,我尽可能坦然地举手投足,说水文、谈水利、哇时事,天南地北。
    等到索要资料时,他们却说没有,说是欢迎我下次再来。我除了拍几张湖区照片外,几无所获。
    有了这次教训,后来去某某水库时,我就改变了策略。2007年3月5日,我独自一人,坐着公交车,再转乡间小中巴,叮呤哐啷来到某某水库管理所。但见管理所房前的人有五六个,却排着个短短的队,声音不小但却稀稀拉拉鼓着掌。一位中年人,略显拘谨地迎上来:“我是水库所长,你是水利厅来的领导吧?欢迎欢迎!”。
    这个谢老,又在帮我吹牛了!我直接正本正源:“我是市水文局办公室的。写大典是水利厅交办的任务,水文局是水利厅的下属单位,是谢老没讲清楚。”
    所长如释重负,周边的掌声也顿时消了,人也自由散去。这一刻,一切回归自由。
    随后,所长带我走上大坝,后又沿着山脊,登二百九十九级台阶,走向梦山之巅。一路上走走歇歇,听所长说了很多事:四周山清水秀、文化深厚,前些年水库承包、养鱼下肥、富营养化、水不能喝,除险加固后一些技术指标其实仍达不到要求等。讲话中,所长一再强调,在梦山,解梦、许愿、求子都十分灵验。他还主动把我的相机要去,为我与水库照了一张合影。
    不知道,这时来的,要真是个厅领导,他还会不会或有没有机会,这么痛快地说这些、做这些。
    此行从厅领导转为水文职工,不但使我转危为安,更让我得到了想要的各种资料与第一手素材。后面到溪霞水库,我干脆直接跟水库联系,在电话里,明明白白地挂出了市水文局办公室副主任的牌子——自己的牌子。
    2007年3月22日上午,我一路坐着公交车和摩的,来到了溪霞水库管理所。听熊副所长介绍了情况,拿到了资料,排队吃完职工食堂,就已是中午12点半了。我跟熊所长说,不用管我了,我自己四处看看。确认我是认真的后,跟我握手告别。
    溪霞,据说是霞光映照河溪之意,可见景色有多好。按照我的意图,摩托车沿着水库四周的公路、便道巡游。在行进的摩托车上观览风光,视野极佳,“摩的”司机带着我一边看湖光山色,一边滔滔不绝地给我讲库区的事:当初的移民今天得到了补贴、东边的怪石林值得一看、坝边的古庙系烧后重建等各项资料一一收录我的脑子,让我对溪霞水库有了深刻印象。
    实践一再证明,用自己的牌子上岗,行动自在、办事实在、效果不赖。八项规定以后,更是如此。
文章作者:李林根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