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防汛一线的“网红”

    我的同事,宜春水文局铜鼓水文站职工吴绍云,最近因为一张照片成了“网红”,我寻思着下班要不要弄个签名。
    绍云很无辜地回了我一眼,“我内心很崩溃。”可不是,朋友圈里都疯狂流传的那张照片,绍云抱着膝盖蹲在岸边,一手举着伞,一手指着河面,嘴里似乎还在说些啥,只是下半身没有外裤,仅有一个短短的裤头。这样形象“不雅”的照片,换做谁都很崩溃。然而,这种看似“不文明”的行为,但评论转发却是一致点赞,怎么忽然就成网红了?
    走红这事儿得从6月24号说起。那天靖安县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中小河流受降雨影响很大,水位可能极速上涨,对河流下游群众生产生活造成威胁。
    按照宜春水文局安排,铜鼓水文站派出我、吴绍云、蔡细保三人巡测小组,被分配在隶属巡测区域内的北潦河北支流,任务是河流水位每涨15-20厘米要测量一次流量,计算出流速。6月24日凌晨1点,我们从铜鼓赶到目的地,那时候水位不是很高,放置仪器还比较方便。按照标准,大家打着探照灯进行测验,测验完毕就轮流看水位等待下一次测验。
    就这样等着测着,到凌晨6点15分,准备进行第五次流量测验的时候,水位已经涨了将近70公分,河水的气势也雄壮起来,一波一波的浪涛在江面荡漾,岸边的水位也有点高了。
    绍云负责的正是放置仪器及河面观察。在尝试了几次,将裤脚拉到大腿根部都避免不了淋湿外裤后,绍云对这水也有点气了。他说,反正没人看到,要不我脱了外裤直接下水吧。我说还是穿下水裤吧,绍云摇头说不用了,穿了反而笨重,容易出危险。脱了外裤后,绍云行动敏捷不少,作了简单的安全防护后,站在岸边将ADCP放在水面,接着一手扶着着仪器,一手扶着台阶护栏,慢慢地将它外推入水。波浪在颤抖,但绍云很沉稳。安置好后,绍云就穿这个小裤头蹲在岸边观察水面情况,指挥缆道操作。
    此时在楼上操作缆道房的蔡细保将头探出缆道房,突然看到吴绍云穿这个裤头蹲在岸边后乐呵了,随手一拍并发到群里,谁知群里顿时就炸开锅了。“我们的年轻同志穿着个裤头一夜坚守在北潦北支流的大堤上,显然已经全身湿透,在普通人看来虽不雅,但我认为是风雨中最靓的照片”,有老水文人给出了首肯。就这样绍云有了新的绰号“裤头哥”。而这张照片也在朋友圈传开了,转发的人很多,水利同行、外单位、省直机关工委的都有,大家纷纷点赞风雨中的水利人,同时也嘱咐我们注意安全。
    那次测流持续到当天下午17点,才迎来洪水最大峰值。而后方传来消息,我们的大本营铜鼓县在迎战当地1983年以来最大的洪水时,缆道铅鱼被漂浮物挂住,直接拉入水底。拖着疲惫而不安的身子,匆匆休息了几个小时,25日9点我们坐着巡测车回到铜鼓站,看到缆道,大家深吸一口气,铅鱼已经被冲下有十来米,埋在河底,仅靠钢索和缆道相连,就像是狂风中的风筝,靠着一根细细的线,倔强地保持着最后的联系。
    焦虑的大伙在尝试过人工牵引、平衡锤加重等方法无果后,绍云有点心急,主动请缨下河排查原因。铅鱼离岸不远,但淤泥较多,他决定赤裸上阵,全身脱得只有一条裤头。时站长笑称,绍云昨日已成网红,今日再显“风流”。穿着救生衣特别笨重不便作业,情况又紧急,站长还是担心“裤头哥”的安危,于是便到仓库拿来一条安全绳,一头系在绍云身上,一头系在缆道铁塔下,同时有个同事随时在旁边“护卫”。下水后才发现,原来是有一桩大树树枝正好压着仪器沉在水底,绍云便移动到旁边稳定的树兜上,砍伐枝条,仪器慢慢地松动,随着最后一个大树杈的剥离,在缆道马达的作用下,仪器终于破水而出。
    排查过程中,站长拍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发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又掀起一波“裤头哥”的点赞潮大家纷纷评论,“很实在”“要走红”“这是爱岗敬业的表现。”
    雨小点了,水位也在可控范围,朋友圈转发量和大家的评论也慢慢地冷下来,“网红”的生活也归于平静,绍云继续正常的工作,观测水位、计算流量、校核数据……他是我们水文人的一个缩影,更是一个有担当的年轻人的缩影,是他是你也是大家。
    在防汛一线战场上,有太多不为人知而又荡气回肠的故事,有太多的感人肺腑而又甘于平淡的人们。也许,你离“网红”只差一张照片。
文章作者:廖凯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