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河长留住的“乡愁”

——安徽省芜湖县河长制观察走笔

4月26日,站在政和大港岸边,望着眼前水天一色的景致,安徽省芜湖县六郎镇河长办公室主任沈俊欣慰之余,不禁又有几分后怕——就在一个月前,沈俊突然接到镇长和书记一通问责电话,“我们行车途径政和大港时闻到水面一股恶臭,请速来处理。”

沈俊立马放下手头工作赶赴现场,一番调查发现,这是一起因气温反常导致少量鱼类死亡的“临时突发事件。”在完成现场清理后,沈俊终于松了一口气。

“问责不可怕,怕的是发生不可逆转的坏事儿,”沈俊坦言,自从当上河长后,心里就一直绷着一根弦。而这根“弦”,也同样悬在全县448名河长的心头。

作为全国河湖管理体制机制创新试点县,自2015年起,芜湖县便积极探索水生态治理新思路、新方法,逐步形成独具特色的“芜湖模式”;而伴随着河长制的全面推行,也给这个江南水乡带来一股春风化雨的力量,河长们用心护水、真情治水,让乡愁之思有了现实寄托。

“每一条河都有河长了”

芜湖县,一个天生与水有着不解之缘的江南小城,其境内水域面积大,漫步乡间,几乎每走百十步就有一处沟渠河塘;多年来,这些塘口被严重污染,堵塞淤积水系……治水,成为芜湖命脉所在,亦是民生关切之所在。

陶辛镇沙墩村村民崔良季已经记不清,家门口的夹河塘是何时变成一潭又黑又臭的死水。“水边根本不能呆人,吃水也只能走上半小时的路去外河打水。”人水相亲的便利与乐趣,随着夹河塘的污染,似乎一去不返。

就在去年,崔良季注意到,从一张蓝色的“河长公示牌”在塘边立起后,一切都慢慢起了变化:堆积漂浮的水面垃圾不见了,铺青叠翠的水草长出来了,塘水变清了、流动起来了,夹河塘又恢复了昔日水清岸美的景象。崔良季欣喜地说,现在村民们再也不用走老远去打水,塘边空地也成了村民们唱歌跳舞的精神乐土。

和夹河塘一样,芜湖县大大小小河塘沟渠的命运,正随着448名河长的全面就位而被改写。

“有问题找河长!”,芜湖县水务局局长汪火树指向蓝牌上标明的河长姓名、联系方式,作为第一责任人,该河长将直接负责河道日常管护,接受全社会的监督。河长就位,宣告着每一条河流从此都有了守护者。

一块牌子、一份责任,汪火树告诉记者,自2015年被列为全国第一批河湖管理体制创新试点县以来,按照“以块为主、属地负责”的原则,芜湖县逐渐落实了县、镇、村三级“河长”管理制度,实行由县级领导担任区域河长,镇政府主要负责人担任副河长,县直部门参与的联动机制。

河长制的确立,为芜湖县水环境治理提供了有力抓手。据悉,2016年全县水生态治理累计整合投入资金4.64亿元,县财政每年还安排2000万元的专项经费,用于加大河长制财政投入,为推进工业污染防治、农业污染防治、清淤护岸活水工程、农村清洁工程和居民生活污染治理“五大工程”提供坚实后盾。

“别人遛弯我溜‘河’”

自从当上河长后,陶辛镇党委委员张荣钱不得不开始为原来“根本不上心”的小事忙碌起来。首先就是挨家挨户劝说:“以后垃圾可不能往河里倒了;鸡鸭要圈起来养,可不能到处排泄粪便了;谁要是发现河水脏了,得第一时间告诉河长……”

作为镇级河长,张荣钱直接对口负责镇内白沙村、奚村村的34条河塘沟渠。按照县里“镇级河长每月巡查不少于一次”的硬要求,张荣钱的身影开始频繁穿梭于水陌乡间。

“别人遛弯我‘溜河’”,不过,身为河长的张荣钱在“溜河”时会多个心眼。“河湖塘渠都有自己的个性,要花心思去摸清他们的脾气,然后对症施策,这就是所谓的‘一河一策’”,张荣钱说。

在芜湖县各地走访,记者发现河长们为“一河一策”花了不少“巧心思”:三太村小垾河水事不通,便建起了长达1980米的砼土墙,不仅能防止滑坡,还能疏通水系,满足排涝功能;在田间小沟渠中,微动力污水循环处理系统大显神通;政和村东港河面平桥限制水流,便改为拱桥;一些较大面积水域,则种植水草、荷花增强水质自净能力,既实用又美观……

河长治河,不仅心思巧,手段也更硬。曾经,“九龙治水”的局面让水污染治理工作遭遇瓶颈。花桥镇水务局副局长周龙敏告诉记者,以前在接到群众举报电话后,往往因为水利系统没有相应执法权而束手无策,违法分子毫无忌惮的眼神曾令他倍感无力。

如今,河长办公室的成立,将水务、农业、环保、城管、规划建设5家单位“拧成一股绳”,不仅经常召开联席会议,发现问题更会及时开展联合执法。在河长的统一协调下,各个部门都是“主角”,真正形成合力。

“我们组建了一个“河长制”官方微信群,各级河长、各成员单位部门都会不定期把巡查到的河道现状图片、情况说明等发到微信群,通过微信群‘晒河’,及时发现、反映问题,也方便各部门交流信息,联合开展工作,”周龙敏说。

摸着石头“治河”

今年2月底,芜湖市冬泳协会来到六郎镇政和大港举行集体下水游泳活动。这里港湾幽静、水质清澈,运动健儿们甚感惊喜。“没想到芜湖县还有这么好的一块宝地!”

听到客人对家乡的赞美,沈俊心中泛起汩汩暖意,一直以来都在“摸着石头治河”的她,得到了最好的宽慰。

和芜湖县其它地方一样,六郎镇水质基础较好,污染源主要来自渔业肥水养殖。与水产养殖户之间来回博弈,一直是沈俊最头疼的事情。

“以前是出价最高的中标,为了弥补成本消耗,中标后养殖户便拼命投放饵料,高密度养殖,正常一年只能长两斤的鱼可以长到8斤重,顾不上保护水质。”沈俊说。

找到症结所在,六郎镇从制度设计上杜绝生态破坏的源头。沈俊告诉记者,以前镇管水面发包1000元一亩,现在只有200元300元一亩,镇里通过公开摇号确定水面承包人,废除高价竞标,给生态养殖提供可行性。为了鼓励渔户进行生态化、多样化养殖,六郎镇还邀请水产专家给渔户做技术培训,鼓励大家养殖鲑鱼、青虾等高品质水产品。

六郎镇推广水面绿色养殖,合理确定水面发包价格的作法,成为芜湖县开展水环境治理的一项创举,也给了沈俊继续大干一场的信心和勇气。

“通过打捞漂浮物,清理沟塘两岸杂树杂草,保持岸坡整洁;通过清理筑坝,统一拦网设施,保持水流通畅;通过防控农业污染源,推行生态科学养殖;通过引外河水活内河水逐步提升水质。”沈俊心中有一个清晰的治水路线图,并一项项付诸实践。

治水初见成效,沈俊不禁又萌生出新的想法:六郎镇不仅是“干净”的,更应该是“美丽”的。

“下一步,我打算联系一些苗木大户,让他们免费认领岸上土地,通过种植自家花卉进行宣传,也起到了美化河岸的效果。”在治水资金相对短缺的情况下,沈俊正在通过撬动社会资本力量,来完成心中美丽乡村的图景。

河长唤醒的乡愁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河长制”给芜湖县带来的不只是水环境的改善,曾经河边长大的孩子、如今临水而居的百姓,都在河长们的真情治水中,唤醒了内心的乡愁与眷恋。

为解决家乡水系不通的痼疾,去年,在高校从事生态环境研究工作的江跃进回到陶辛镇上水自然村,主动出资、组织编制了上水村水生态修复方案,将环村绕流的夹河与600亩水面的宗潭水系连起来。同时,在河长的带动下,村民们也筹资筹劳修建了一条1500米的生态沟渠,在水里栽植观景荷花,同时放养各种鱼类等,一个碧水环绕的原生态村庄重新回归。

陶辛镇上水村村民自发筹资,自己动手,整治村容、疏浚沟渠、改造绿化,成为芜湖县自发整治环境的典范。这背后,是对家乡的深情厚谊。

在六郎镇政和大港,也有一支民间护水理事会,这是一支由11名村里退休老党员、老干部组成“铁杆护卫队”,在河长沈俊的带领下,他们不仅为治河出谋划策,还主动参与到日常管护工作中。闲来无事,他们就在村里各河道巡查监督,遇到情况便及时向河长汇报。

“以前没人管,你扔我也扔。现在有‘河长’监管,有巡查员巡视,保洁员每天下河打捞垃圾,大家也不好意思再乱扔乱排了。” 72岁的理事会成员江晋川说,现在村里人不仅开始约束自己和家人的行为,碰到陌生人向河道扔垃圾也会主动制止。

看到村里水环境越来越好,六郎镇渔业养殖大户万金贵也带头作出承诺,“只要政府真的能带头把我们这片水域治理好,我就绝不往水里放饵料!”这一切,都让沈俊感动不已,“我们努力治河,不为别的,只为寻找大家心中的那份乡愁。”

“河长制改变的不只是环境,更是人心。”汪火树不无感触地说。经过一年多的探索,芜湖县以河长制为抓手,唤回绿水青山,再造生态水系,治水之路走得愈加稳健而深入人心,也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做出生动诠释。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