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湿地”不再是“失地”

——江西科学管理保护湿地资源

江西丰水,也为江西湿地带来诗意。

湿地是江西“生态样板”中的大色块、主板块,91处国家级和省级湿地公园,面积达到11.72万公顷,簇拥鄱阳湖。去年国庆黄金周首日,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景区接待游客达到24512人次,创同期历史新高,一周假期累计接待游客24万人次。湿地水美也生“金”,不再是“失地”。

城拥大湿地

江西水景乡景,百县百河百湿地,可谓“门前碧水流,城拥大湿地”。湿地入城,是江西水生态首要奇观。

且不说江西南部的万安湿地,中北部的鄱阳湖、西海湿地,中西部的仙女湖湿地等名震一方的大城市湿地,仅说江西东北部各县城构成的大湿地亦足以引人驻足。

资溪县四大湿地——大气九龙湖、湍急大觉谷、醇美方家山、法水冷热泉创三大生态新名词:全域景区,休闲方阵,玩水天堂。其中九龙湖湿地,贴近资溪城郊8公里,其水巧夺天工,把当地树、鸟、山融为一体。

白马湖湿地被列入江西省第一批省重要湿地名录,其由鹰潭、金溪两城共享,与著名国家级旅游风景区龙虎山水气相连。湿地核心区原为信江流域的高坊水库,摇身一变成为控制流域面积102平方公里,6500亩水面的城市湿地,并与仙水岩、龙虎山、三清山、龟峰著名山水联姻,形成战略性湿地大家族。

“古街古桥古城,水透水静水流”。黎川县城黎滩河湿地公园别具一格,明清古街,明代古桥,10公里湿地长廊,368种野生植物,42种珍稀鸟类,创造了市民称赞的古今同代、人水和谐、人文自然的城市“诗地”。

婺源县四美——山美水美村美花美无人不晓,而新创的“湿”美饶河源国家湿地公园又令人惊异。大批“鸳鸯”在此留居,更引来蓝冠噪鹛惬意栖息。

江西湿地具有3大特点:面积大、类型全、“宝藏”多。全省土地总面积1669万平方公里,其中各类湿地共365.17万公顷,占了21.87%;不仅拥有湖泊湿地,还有纵横交织的河流湿地、星罗棋布的人工湿地,构成“众星捧月”和“珠联璧合”的格局和态势。各类湿地拥有高等植物705种,湿地脊椎动物636种,湿地动物中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有66种,白鹤、白头鹤、白枕鹤、东方白鹳等都属世间珍品。

要水也要金

湿地要水,也要“金”。

鄱阳湖湿地在九江市境内面积达15.58万公顷,沿湖有都昌、湖口、濂溪等7个县(市、区)。区区一个水域却是全球越冬候鸟的主要栖息地,每年要接纳世界数以十万计的候鸟前来越冬。

“候鸟在这里要停留半年时间,吃池里的鱼、田里的谷、地里的菜,一来就是一大群,数也数不清。”永修县吴城镇丁山村吴家组村村干部熊林树说。此村118亩耕地,每年都有野生鸟类光顾,一年收成基本都奉献给鸟了。除了这里,在南部东江源头湿地,为了保护环境,当地禁止工业入驻,经济发展受到一定影响。

决不能让湿地百姓受穷!湿地决不是贫穷的代名词。

2014年后,鄱阳湖“湿地”不再是“失地”了。中央财政从2014年起支持江西鄱阳湖国际重要湿地开展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连续3年累计投入7000万元资金,用于在庐山市、南昌市新建区、永修县和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施湿地生态补偿;补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周边5公里范围内的农田以及因保护湿地和候鸟所遭受的损失。

熊林树所在的永修县吴城镇仅2014年就得到补偿资金63.2万多元,补偿面积1万多亩,1万多农户受益。与吴城镇一样,在鄱阳湖国际重要湿地范围内的共青城市苏家垱乡乐平村委会得到60多万元的湿地生态补偿金,2300多农户获利。

江西上饶县望仙乡是“中国石材之乡”,工业发展曾让县里湿地成了“龙须沟”。上饶县投入5000多万元,历时一年半关停了灵山周边100多家花岗岩开采加工企业,并对灵山区域进行全方位整治,让饶北河的水质恢复到国家二类水标准。为此,2016年上饶县获得国家流域生态补偿资金848万元,用于生态保护、水环境治理等民生工程。

江西在全国率先建立流域生态补偿机制,2016年筹集下拨流域生态补偿资金20.91亿元,对鄱阳湖和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等五大河流,以及九江长江段和东江流域等进行生态补偿,100个县市区全被纳入生态补偿考核。

红线护“绿心”

江西现有面积8公顷以上湿地板块13495块,它们如同城市的“绿心”,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生态保护功能。

2015年,国家批复划定了江西湿地面积保有量红线:至2020年不少于91.01万公顷。这就是说江西湿地入了“法”,其面积要达到“零净损失”。

南城县湿地公园依旴江,这里以前聚集了大量的挖沙船,环境差,水质差,2012年起,该县严格水政执法,并累计投入1.2亿元修建湿地公园,现在能经常看到多种水鸟飞回栖息,恢复了200多种水生植物,市民也陆续到湿地休闲。

前不久,一位外地老板申请在都昌的湿地边建厂,被拒后进行“上访”,水利、环保人员带他到省市县三级“申诉”。省水利厅政法处给了他一本“砖头”似的法规汇编,省防办给他宣讲防洪知识,建管处给他宣讲《鄱阳湖保护条例》,还建议他去咨询鄱阳湖保护办和环保部门。老板一趟跑下来,心服口服。

武宁县、修水县等地也通过设立禁养区,关停污染企业等一系列措施,让庐山西海国家湿地公园恢复湿地面积10.6公顷。

金溪县按照“保护优先,科学修复,合理利用,可持续发展”的思路,依法关闭了湿地周边或沿湖上游地区工业企业,对湿地保护区原有村庄及原住村民进行整体外迁,将周边山林全部纳入国家级生态公益林进行封育,努力实施林地绿化和湿地恢复工程。

江西省水利厅按照区域与流域相结合的形式,建立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制组织体系,32名县市区级责任河长和126名乡级河长,推进河湖污染源的综合整治,开展全省“清河”行动,严控采砂行为,水库实施“人放天养”等,系统、全面、规范地实施保护“湿地”执法活动。

2017年3月,江西又放“大招”:出台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实施细则》,进一步把河湖湿地保护和治理入“法”,职责分明,令行禁止。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