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摸清排污口 护卫家乡河

——四川省全面开展入河排污口核查

“每天产生污水大概几吨至十几吨不等,净化处理后跟山洪沟流下的水一起汇入南广河。”近日,四川省高县久凌制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良向四川省水利厅入河排污口专项督导小组介绍其废水流向。“环保局的排污许可证已经办理,水务局的入河排污口设置同意正在申请中。”

有没有污水直排、偷排?处理后的水是否仍然不达标?是否存在被遗漏的监管盲区?自2011年全国第一次水利普查以来,时隔7年,四川省再次启动入河排污口的全面排查,不仅包括规模以上排污口,还包括近万个规模以下的排污口,把好入河最后一道关口,严控河流污染物总量。

翠屏区四水厂位于金沙江南岸,日产水4-5万吨,供应翠屏区南岸、临港经济开发区和翠柏大道沿线住户的用水。取水口上游1000米、下游100米范围为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上游1000-3000米范围为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

四川省水土保持局驻宜宾督导小组组长张蓉介绍,之前环保部督查组排查发现,四水厂取水口对岸住宅生活区的5个雨水排水口混入了生活污水,推测可能是部分污水管就近接入了雨水涵洞;此外,随着城镇化进程,翠屏区、宜宾县交界处的两个住宅区尚未接进污水管网。

“已确定整改方案,建泵站重新接入污水管网,其中一处施工单位已进场开工。”翠屏区供排水股副股长曹启波介绍。

除了水源保护区,南溪区南溪镇、江南镇的长江干流的入河排污口也被列入重点检查对象。江南镇的市政污水经过处理后,流入一个小水库用于农田灌溉,剩余的再入河。“每个入河排污口都有一张信息调查表,以前只掌握其大致位置,现在要通过经纬度来具体定位,入河方式是明渠、明管、泵站还是暗管、涵闸等,都需要对号入座,确保一切情况尽在掌握中。”张蓉说道。

筠连县素有川南煤都之称,记者看到腾达镇幸福村兴旺煤矿的污水经过一个水道弯曲的沉淀池之后排出,而东环路益民煤业公司已不事生产,排污口已废弃。

随着全省对重点污染、产能过剩企业关停并转,当地煤企从高峰时的70-80个锐减为15-20个,入河排污口也随之减少。

新增、关停企业信息如何掌握?入河排污口排查怎样做到不重不漏?

张蓉介绍,此项工作涉及环保、住建、经信等多个部门,须取得其支持。宜宾市或由党委、政府召开相关部门工作协调会,或发函给各部门请其协助,该市水务局从环保局拿到了重点污染源名单以及发放了排污许可证的单位名单,住建部门则提供了辖区全部企业名单。

截至目前,宜宾市排查到的入河排污口比2011年全国第一次水利普查时减少较多,筠连全县近年新增的入河排污口仅浙江油田页岩气公司一例,且暂未投产。原因在于新增的污水排放企业不及破产关停的多,此外雨污分流的污水管网在乡镇场镇、新村聚居点逐渐普及。

在筠连县腾达镇的冒水社区、塘坝乡的川丰村,记者看到湿地植物结合污水处理站解决了部分生活污水直排的问题。川丰村村民刘大春介绍,居住分散的农村还有阴沟,但镇上的河流生态有了改善。

目前,21个专项督导工作组进驻21个市(州),选取10%规模以下入河排污口开展现场抽查,指导填报入河排污口信息表。全省入河排污口的“户口本”和信息库已于6月底完成。

摸清入河排污口的基本信息只是第一步。借督查契机,发现问题,整改提升,最终建立长效管理制度,使水利部门对入河排污口的监管水平飞跃提升,这才是专项督查的终极目标。

边督查边整改,四川各地对入河排污口的督查整改工作地毯式推进。四川省水利厅要求每个入河排污口都要出台整改方案,对排污口的设置布局、设置同意制度落实、登记、台账建设、统计、监督检查等各进行全面完善,真正实现“一口一案”管理,把好污染物入河的最后一道关口。

从创新举措到制度建设,四川各地不时有亮点涌现。广安市以市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工作领导小组的名字下发了通知,对加强入河排污口监督管理的制度建设、责任分工、加强设置审批和验收程序、落实监测主体、强化执法力度等进行了明确要求。资阳市亦拟建立监督性监测制度,实行排污总量控制和达标排污控制,在开展水功能区监测工作的同时,对入河排污口开

 

责任编辑:贾茜